首页 >> 书缘·我与书的故事

书缘·我与书的故事

《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》读后感

清代文学家张潮在《幽梦影》中写道:“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,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,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,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。”这段话也可以理解为:不同的时间段读同一本书,其感受是不一样的。相信这样的经历,许多人都曾经有过,笔者也曾经有过。记得读本科时一位老师在给我们介绍城市规划学生必读书单时曾把《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》(简称《死与生》)描述为规划人的清醒剂。毕业后从业数年之后才慢慢理解,间·雅各布给城市规划带来的并不是一套所谓的先进规划理念。

间·雅各布并不是城市规划背景出身,而是一位敏锐而又勤勉的日常观察者。她年轻时来到纽约,靠写作为生。这一时期的她并没有关注城市这一主题,直到她嫁给了一位建筑师,并在当时贫困的布鲁克林区安家,才把写作的重点放到了城市。以一介市民的平凡视角审视城市。与传统城市规划书籍的自上而下组织内容不同,间·雅各布更像是对城市中发生的种种进行微分,这些微小部分的积分就描绘出了城市的样子。这种描述手法就好像小说一样。不同于专业书、随笔、旅行记和评论,能让人把它当成一部视角独特的小说来读。雅各布斯最振聋发聩的见解,是在精英和专家掌握的科学知识(Scientific Knowledge) 之外,其实支撑城市运转的很大一部分是每个人生活中的实践知识(Practical Knowledge)。她认为后者如此重要,又如此被忽视,以至于规划师自大地认为自己的科学知识能够解决城市的问题,可事实上并非如此。

雅各布斯所指出的实践知识(Practical Knowledge) 到底是什么呢? 为什么我认为它不是一种城市规划理念或理论? 所谓实践知识是一种基于当时当地的本土知识,不可提炼,不可言传。你知道某件事仅仅因为,你身处浸淫在那个情景之下,外人无从体会。举个栗子,你闭门苦练十年,练就了做红烧肉的独门功夫。我尝过一次你的手艺觉得太棒,便向你问其中诀窍,我俩一顿好聊,你倾囊相授。我回到家切肉下锅,做出来就是不!好!吃! 问题在于你教的不好,或我学的不认真吗? 这时候简阿姨跳出来嘲笑我,说并非如此,原因在于有些知识是不可传授的。你买肉的秘密店家,平衡肉与调料分量的微妙经验,基于你家煤气灶特性而对火候做出的细微把控,锅碗瓢盆的熟练趁手。 这些实践知识一旦试图抽象和传授,就消失在空气中。再精密的社会学调查,统计数据,都面临同样的困境。再精明的规划师,也无法比一个成功的披萨店老板更懂得披萨店的选址。

所以雅各布斯的文字其实是武器,是战斗用的。她专门捣毁规划精英的自大,而且干得漂亮。



Copyright ©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主办单位: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